草稿本

3.照片

积灰的藏书室里,一个身着黑袍的异教徒正对着他的神明顶礼膜拜,并非字面意义,而是不动声色、一丝不苟地注视着稿纸,冷如坚冰的目光挨行扫过凌乱的符号,最终停留在末尾的Q.E.D.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户照亮了他的前额和头顶,尘埃在空中飞扬。

“我希望你有了些进展,”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升起,带着嘶嘶的回响,“我的朋友。”

书桌前的人沉默了一阵,站起身轻声应道:“是的,我的主人。”他的目光迎上对方惨白面孔上的红色眼睛,它们散发着危险而冷漠的光,让人想起某种爬行类动物,但异教徒没有退缩。“我业已证明藉由一个魔咒,时间之矢可逆。”

“证明并不可信。愚蠢的人将自己困入逻辑的迷宫,结局却早已在选择公理的那一刻确定。我要的是事实,我亲爱的朋友。”

异教徒没有回答,他从袍子底下抽出一根长长的木棍,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藏书室中顿时充满了耀眼的白光,当光芒淡去,空中悬浮的钟罩显露出来,里面囚禁着一只蜂鸟。它在翻腾的气流中降落死去,化为鸟蛋,随着闪闪发光的气流上升,鸟蛋裂开,蜂鸟挣脱蛋壳,飞至玻璃罩顶部,又开始下降。整个过程周而复始,没有停息。

“倘若未来既已确定,那么过去也将如同空间上的疆域般可以抵达,你我不过是世界线上点的集合,我的主人。将对象困在一个时空循环里可以让其达到某种意义上的永生,直到宇宙灭亡。然而接受这诅咒的人必将陷入轮回的折磨,就像这蜂鸟一样。”

“你相信命运?”对方从模糊的鼻孔里发出一声嗤笑,“未来是既定的?我从未料到会从你口中听到这样荒谬的话。”

“在我们的宇宙里,是的。”异教徒的声音突然清晰而坚定起来,“你将接受这个诅咒,而我必须死。这个结局在我们初遇前就已写在巴别图书馆某个角落里的预言之书上,纵使它的千万个变体散落在大千的迷宫里,只有这是我的结局。这也是我最后的话。”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