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本

5.某书中的361页第5句话

老巴库斯靠在屋外的躺椅上,仰头望向遥远天穹的麦田。又到了灌溉的时候,晶莹的水珠从他头顶的喷射装置里迸出,带着初速度在人造重力的作用下向上飞去,构成一簇簇几近完美的抛物面,模拟的黄昏即将来临,四周缓缓暗下去。库珀空间站又将迎来丰收,死去近一个世纪的小麦已被人类之手复活,正从青绿变向金黄。老巴库斯眯起眼睛,他的目光越过作物、土壤和舱壁,落进冰冷而黑暗的真空里。

“而巴库斯赐予了我的女儿另外的美质,”库珀博士曾在回忆录中写道,“你或许可以将它称作让万物生长的艺术,从葡萄到红酒,从小麦到面包,从橄榄树到橄榄油……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的父亲说:‘我们不是守护者,是探索者,是先驱。’是的,我们是,探索者、先驱,但同时我们也是守护者,我们探索的驱力正来自我们所爱的……这也是巴库斯博士和他的团队所创造和守护的,稳定的生物圈,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水、食物和一切……”

老巴库斯满是皱纹的、消瘦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颤巍巍地推了推滑到鼻尖上的眼镜,撑着扶手站起来,漫无目的地向薄暮的麦田走去。他从未真正搞懂过那些庞大而满是油污的机械,但当他第一眼看见自然中那些复杂程度远胜人类造物、却又精细得多的优美结构时,便知道了自己的道路所在。他曾发誓要将地球的生态恢复,他曾发誓要医好作物的疾病,他曾发誓要让小麦在地球上再度繁荣,但当他还未能真正开始战斗,战争便结束了。

于是他用了一生来抛弃自己的星球。

他的双手轻柔地划过他的麦子,忽然觉得安宁正缓缓降临,在这远离故土的孤岛上,他又闻到了还是个孩子时熟悉的,生命的气息。

时长半小时的黄昏结束了,一个黑色的剪影在田地里蹒跚了几步,颓然倒下。

远在圆筒形空间站截面的直径另一端,有人抬头看见这一幕,喊道:“你还好吗?”

巴库斯没能回答,他感到潮湿的泥土温和地接住了他的身体,如同孩提时代广阔的大地一般稳健,黑暗中他的手嵌进了冰凉的土里,模糊的脑海中闪过一句诗。

“荒原尽头,手指可以触天。”







附记:

1.Interstellar只看过两次,细节什么的都忘了,写得也比较仓促,如有和电影冲突的地方,请无视……

2.对生科农业之类一窍不通,然而为了扣题硬着头皮胡写(。如果有常识性错误,请直接打脸(。

3.文笔渣且思虑浅薄,库珀博士我对不起你(逃走)。此处想将墨菲对应密涅瓦,不知道合不合适= =如果这样,就不只要为橄榄树感谢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