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本

【渣译】悼念叶芝

你如我们这般愚蠢;你的礼物(天赋?)却在这一切中幸存:

贵妇的教堂,物质的腐朽,

你自己。疯狂的爱尔兰伤你而成诗。

如今爱尔兰的疯狂和气候依旧,

因为诗歌无济于事:它存在于

它生成的幽谷中,当权者

永远不想去干扰的地方,

从孤单的牧场和忙碌的悲伤,

我们所信仰和死亡的粗糙(?)城镇

流向南方;它存在着,

作为一种发生的方式,一种出口。


大地,接纳一位贵客吧:

威廉·叶芝业已长眠。

让爱尔兰的器皿倾倒

它的诗歌已经空无。


在黑暗的噩梦中

欧洲所有的恶犬狂吠,

活着的国家在等待,

各自为它的恨所隔开;


理智之耻

在每个人类脸上凝视,

怜悯的海洋呈现(lie? 实在不知道翻成啥好。。)

在每只眼睛里紧锁和冻结。


跟上吧,诗人,跟上

潜入夜的最深处,

用你无拘无束的声音

继续说服我们欢乐吧;


通过耕耘诗句

将诅咒建成葡园,

在狂喜的悲哀,

歌唱人类的失败。


在心灵的沙漠里

让治愈的喷泉开启,

在他岁月的囚室中

教自由人如何歌颂。




注:

参考了查良铮先生的译法

第一部分呢?第一部分……交过作业,就不放出来了……

求建议,求改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