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本

起初,有主体混沌而完备,先于天和地存在。

神说:不是我干的。

这主体寂静空旷,永不依靠其他任何事物,永不被变化侵袭,循环往复永不停歇,是万物的源头。

主体是永恒不灭的,它可以被称为神秘女性精神。通向神秘女性精神的大门,可以被称为天和地的根本。

它是极深的、没有尽头的。在它所及之处,所有的锋芒都被挫平,所有纷争的都被和解,所有光明的都归于暗淡,所有污浊的都被包容。

它时刻与万物同在,任何汲取都无法使它干涸。

它没有名字,是天地的起始。

从它中诞生了一,一生了二,二生了三,三生了四,四生了五,五生了六,六生了七,七生了万物,一切就齐了。

人说,要有名,于是就有了名。

于是就称它为道,也能勉强称它为大。

道由全体事实组成,名是对事实的描述。

只有能用真值表表达的才是名,名必须可真可假,不可假只能真的不是名。语言只由名构成。

这样语言就和道同构。

道不可假,只能是真,因此可以被言说的,不是真正的道。

名必须可真可假,因此语言中的所有名,不可能是只是真的名。

对于不可名的,人必须保持沉默。

人看名是好的,就把有和无、实和虚、弱和强、美和丑、难和易、长和短、高和下分开了。

因此有和无生成了彼此,实和虚填满了彼此,弱和强成就了彼此,美和丑区分了彼此,长和短量化了彼此,高和下决定了彼此。

这就是不管是啥的第一天。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