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本

警告:前方的作品非常糟糕
警告:严重ooc






1
“抱歉,时间中的定点。”
“你怎么知道?”
“说起来挺复杂……我能感觉到,用我的,呃,某个器官。”
乔·艾尔长久地望着博士:“我们真的对此无能为力吗?明知毁灭即将临头,却必须眼睁睁地看着它实现——这个星球,这个城市……”
“……和这星球上的每个孩子。是的,无能为力。但还有我们能做的,你的儿子会活下来。他会在群星间漂流,直到遇上一对异乡的夫妇。他会被接受、被保护和被爱。他会在他们中生活。”
“然后呢?”
“Spoilers.”
“啥?”
“好吧,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与他的兄弟为敌,带走他的奴隶,把他们带到沙漠里游荡。他的神会给埃及降下七灾,带来瘟疫、饥荒和死亡,海会变成血色,所有非以色列人的头生子……等等,这里是氪星?抱歉,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当我没说。你儿子会是个好人。”




2
“你知道希律王会杀死伯利恒所有的婴儿,而你就让它发生了?”
“时间中的定点。”
“简直是扯淡。”
“事发前警告,向来没人会信。而且如果我阻止他,时空会被撕裂一个大口子——”
“胡说八道,时空又不是一块布。”
“你知道什么,你连牛顿三定律都没听说过……呃,忘了这事吧。听着,你不能烧掉继父的房子,尽管你讨厌他。”
“我烧掉继父的房子这事是时间中的定点,你没法阻止。还有牛顿三定律是啥?”
“不是。”
“就是。而且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不是就不是。”
“这不公平。”
“从来都不。”博士赞同地点头,“下面让我们看看你的水车到底是怎么把整条河都蒸发掉的吧。”





3
男孩刚从水里上来,他全身都湿透了,头发贴在额前,看上去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阴沉的云间漏下亮光。他在岸上站了好一会儿,那些好奇的、偷偷看着他或是躲着他的同学还影影绰绰的,他们是行走的血肉和骨头,脆弱,他熟悉这个。警车和救护车正在赶来,他能听见。他还听见镇上的医院里正有人呻吟,一个儿子险险躲开酒鬼父亲砸来的椅子,狐狸咬死了田鼠,神父听着罪犯的告解,酒吧里的杯子碎成上百片,每片都落在地上发出轻响,有的弹起来,再落下,他听见鸽群盘旋,收割机轰鸣,每片羽毛划过空气,每根麦秆被利刃割断,他肩上的水顺着手指滴到泥土里,它不见了。他还听见一些从未听过的声音,一种有规律的、略微刺耳的刮擦声,像坏掉的引擎,但又不完全是。一扇木门打开又关上了。
“就是现在。”一个声音喃喃自语。
他听见父亲的声音。
“克拉克。”
“我在这里。”





4
“嗨,克拉克。”夜深人静,那人站在灌木丛后,地灯把那草丛照得挺亮,蛾子绕着它飞,像四散的灰烬,“克拉克!”
“我在这里。”克拉克回答,他推了推眼镜,转头看见那个穿着滑稽长风衣的家伙,露出恰到好处的惊慌,“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需要你帮我。”
“我能怎么帮你呢?我只是个新生,在这儿认识的人也不多,刚进学校报社——你要我帮你写篇新闻还是其他什么的?”他耸肩,一副友好无害的样子,正要上前,却被吼住了。
“别走过来!”对方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大得惊人的仪器,“它在这儿,赛博人的——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伴随着那声大喊,他像被什么看不见的手抓住了脚踝,拖进了茫茫黑夜。灌木丛还亮着,安静得很,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该死。”四周没人,克拉克摘掉了眼镜。他疑心自己听错了“赛博人”这词,但他不会听错那人两颗心脏跳动的声音。





5
“我让我爸死了,因为我信任他。而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没准备好。”
“这个世界永远也不会准备好,关键在于你。”
“我不知道。”
“我曾给自己选择了医生这个头衔,我不能只是让人们死去。但你有自己的选择,这是你自己的路,你自己要走的。”
“或许我该多出去走走。我得更多地了解人类。”
“你会发现他们还是可爱的。”





6
“我知道身为怪胎是什么感觉。我小时候在一个谷仓里呆着时,听见他们说我永远也成不了一个时间领主。”
“我小时候被人欺负,但不能还手。被我救了的人还说我是怪物。”
“我的星球长时间被僵化的等级制度奴役,身居高位的都是些古板教条的混蛋。”
“听上去很熟悉。”
“我的星球毁灭了。”
“真巧,我的也是。”
“我曾以为我是我们种族的最后一个,但又碰上了同胞。”
“他还说You are not alone.”
“不巧的是,他是站在我对立面的。”
“任何事都无法天随人愿。那是场大战。”
“我曾有机会带她回来,但为了宇宙的安宁,我亲手毁了这个机会。”
“艰难的选择。”
“我最后的同胞死在我怀里,之前我已经宽恕了他。”
“我扭断了他的脖子。”
“哇哦。”


“顺便说句,眼镜很酷。”
“谢谢,你的也是。”





7
“你还记得吗?永不残酷,永不胆怯。永不放弃,永不认输。”
“那是你的誓言,博士。”
“你能比这更好的,克拉克。”
“克拉克·肯特已经死了!他杀了路易斯和……你有过孩子,对吗?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应该早点这么做的,不能再有更多无辜的牺牲者了。Just...NO MORE.”
“相信我,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知道那种想避免人们死去的愿望是多么强烈,那曾把我逼到悬崖边缘……”
“如果你能听到整个世界的哭喊、尖叫和呼唤,你会放弃那愿望吗?如果你能听到我听到的!听!那永不停息的、悲惨的洪流?你能坚持多久?你能忍受多久?听啊!”
“我听过,在Ood星上,奴隶的哀歌。但你现在做的事是不对的,你在奴役他们,你在变成你的敌人,克拉克,请停下——”
“克拉克不存在!人类是愚昧而混沌的,需要更高的秩序来引导他们、匡正他们。你是个医生,你已经做到了你所能做的最好,你对此——对周而复始的罪恶无能为力,你只是修修补补罢了。而我将根除这一切。而我是人间之神。”
“……那你就成了我的敌人。”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