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本

4.躺 浮肋 一页总谱

1

传说创世的前四十一日,神造齐了天地万物,就歇了祂的一切工、安息了。

神看沙发是好的,就在那上躺着,躺了一天。

这就是神创世的第四十二日。


2

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

神在半梦半醒间发觉一个蓄着胡子的家伙正狠命踹祂,还说祂死了,神带着整个宇宙的起床气看那胡子是坏的,就叫他抱马发了疯。

神又睡了。


3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黄昏,神见人造起了通天塔,且断了的肋骨痛得要命,感到万分忧伤和寂寞。忧伤和寂寞中,神又见人曾有的罪恶尽已被文明洗净,每个人的生存都能得到保障,炽情也终于被学会成熟地解决,宗族和社群消失不见,唯剩下求知的驱力推动他们越过通天塔、飞向边界。祂心中更为忧伤和嫉恨,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骄傲”的罪名,想要将人除灭。

人微笑了。

人说祂独居不好,要为祂找些欢愉。人使祂继续沉睡,祂就睡了。于是取下祂断了的第十二根肋骨,换成了一页总谱,卷得紧实,难受侵蚀。

如此这般,全知的神便能读到人的音乐,远在通天塔造起之前就从人群里升起的大合唱。

“啊,朋友!何必老调重弹!”当祂醒来时他们将歌唱,在祂沉寂已久的肺腑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回响,带着一切人的渴望。

当祂醒来时,人的造物已与神的血骨融而为一,人又重造了神。


评论(2)

热度(2)

  1. Homo Bulla草稿本 转载了此文字
    主页!如果有人在!请!看!过!来!!!